一切为了就业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8日

       不在家的程凯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因此, 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很少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时, 强调“紧缩是欧元区唯一的良药”。有时, 我们必须互惠互利才能理解。大家对朔伊布勒了解的不多, 都知道他是德国财长。请注意, 这是德国财政部长, 而不是欧盟财政部长。因此, 他想成为的家是德国的家, 而不是欧元区的家, 我们必须再次理解。了解了朔伊布勒之后, 我们才意识到现在欧元区的形势有多糟糕。正因为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只是德国财政的负责人, 他当然不希望德国财政为整个欧元区买单, 主要是那些“欧洲猪N国”。也正因为如此, 如果德国不能承担起欧元区领袖的责任, 再多做出一点牺牲, 欧元的命运着实令人担忧。可惜朔伊布勒没有这样理解, 他的理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任何更全面的经济学教科书都提到了关于国债的两种相互矛盾的理论, 朔伊布勒认为赤字是“有害而无用的”。朔伊布勒认为, “政府过度支出导致不可持续的债务和赤字水平威胁着我们的经济福祉。从长远来看, 现在更多债务的积累只会阻碍而不是刺激经济增长。”该地区和其他地区的政府不仅需要致力于财政整顿和竞争力, 而且还需要致力于这句话的第一部分是有道理的, 政府积累过多债务的长期问题是值得商榷的, 但第二部分是值得商榷的, 在经济疲软和欧元濒临崩溃的情况下, 如何解决?债务危机?做到这一点的最好方法不是宣布“我们不再依赖债务”, 而是宣布“我们对欧洲债券有信心”。对自己的债券表现出信心就是对自己的经济表现出信心。没有信心, 企业能有多少信心?企业没有信心, 怎么扩产、招人、创造就业?没有工作, 我们可以从哪里开始?一切都是为了就业!所以, 当彭博社 9 月 7 日报道称,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可能会向经济注入超过 3000 亿美元以促进就业增长时,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克莱夫·克鲁克就会大喊“奥巴马,

勇敢点”。 , 而英国《金融时报》继续在社论中欢呼——“奥巴马需要展现领导力。”英国《金融时报》的社论一针见血, “奥巴马今年失去了经济主动权, 因为他似乎承认财政政策是有限的, 如果不是的话彻头彻尾的无效。现在他要主动回来”, “美国的财政政策还没有用尽。
       市场对美国国债的胃口还是很大的, 美国政府可以以接近零的成本借钱。”债券市场的情况也表明, 投资者对政府借钱并没有那么反感, 借钱救天不能塌, 天本来不能塌, 但每天都在和天空到如果你跌倒, 你会吓死自己。犹豫不决的人只会让人看不起他。奥巴马已经遭受过一次这样的损失。近3个月来, 美国总统一直被国会牵着鼻子走, 在政府债务上限问题上讨价还价, 最后用尽了自己的财长盖特纳, “辩解”辞职退路。盖特纳是 2008 年金融危机期间拯救美国经济的英雄之一。他一直坚持认为, 美国经济需要大手术, 需要更深刻的改革, 对财政刺激也持积极态度。就是这样一位财长, 在奥巴马与国会就最终政府债务上限达成妥协之前, 就宣布“有辞职的愿望”, 然后“消失”, 不得不让人遗憾。目前美国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政府与国会的争执, 这已经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影响。好在时事比人强。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说, 美国人有能力继续借贷。他们缺乏的是继续借贷的决心。
       是时候让奥巴马下定决心, 展现个人魅力了。所以在美国 9 月 8 日晚上和中国 9 月 9 日凌晨, 我们看到的不是 3000 亿美元, 而是 4470 亿美元的就业计划。 4470亿美元包括将工人和小企业主支付的工资税减半、基础设施支出以及向地方政府提供赠款以防止他们削减教师人数。奥巴马在宣布该计划时特别强硬, 敦促国会立即通过就业计划。奥巴马表示, 华盛顿必须“停止政治马戏团”, 并采取具体措施支持美国经济。自危机爆发以来, 美国已经出台了 7870 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 QE1 和 QE2, 目前 4470 亿美元的就业计划是合理的, 至少优于另一个 QE3。
       我们都知道, 政府刺激经济增长只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货币政策, 一种是财政政策。 7870亿美元计划出来的时候, 大部分钱其实是用来解决市场流动性问题, 或者是拯救大型金融公司, 但不足以刺激就业, 而QE1和QE2则是用来给市场倒水, 是希望超低利率能刺激企业投资, 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结果发现QE解决不了就业问题, 只能刺激股市和期货市场, 并不能提高企业投资的积极性, 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不会恢复。 , 股市的财富效应只属于少数人, 增加无非是财富分配不公。我们希望4470亿美元的就业计划更有力度,

因为只有美国就业才有消费, 美国消费增加, 中国出口回暖, 劳动密集型出口企业兴旺发达, 中国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将被雇用。问题可以解决。一切为了就业, 其实就是一条就业链条。奥巴马还简单准确地描述了经济增长的原因以及经济增长需要政府参与的原因:美国经济的复苏进程最终不是由政府推动, 而是由我们的企业和工人推动。但是,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企业和工人推动恢复过程, 这会有所作为。都是关于就业的。美国人如此, 欧洲人如此, 中国为何不如此?政府有确保就业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是所有自由放任的自由主义者都不能接受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 否则我们希望政府做什么。

Copyright © 2009-2022 天津包装有限公司 tianjinbaozhuang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sanityseattle.com)